聚商機,共發展,贏未來

深溪村里有“華佗”——記石阡縣河壩鎮深溪村衛生室醫生周莉

2024-05-06 11:04:40    作者:通訊員 陳良淵

石阡新聞網訊          “周醫生,您快幫我看看,好幾天了還不見好?!闭f話的是石阡縣河壩鎮深溪村村民喬文華。周莉從房間探出頭來,看到喬文華左手大拇指被鐮刀劃傷處由于處理不及時、不正確,已經開始化膿……

周莉急忙放下手中的藥箱,清理腐肉、消毒、包扎,經過一番清理,又拿了包藥粉,叮囑他晚上自己在家換一次藥。嘴中還在念叨著:“早點不來,化膿了才來!咋個不再等兩天爛完了再來?”

圖片1 拷貝.jpg

 周莉(右)正在為村民測量血壓

深溪村,就像其名字一樣,藏在石阡縣最邊遠的河壩鎮深山里。距離縣城90公里,離最近的集鎮也有20公里。在這個美麗的小山村,周莉就像一位“守護神”,管著大家的“三病兩痛”,用愛與責任守護深溪已經20年。

赤腳醫生的得意弟子

1994年9月,不到20歲的周莉在家人的欣喜中,來到了遵義醫學院中專部醫護(醫士)專業就讀。那時從老家到遵義,要先走路到龍溪鎮。二十多公里的山路,一走就是好幾年,也練就了周莉的腿上功夫。

面對老家惡劣的醫療條件,讀醫專,是花季少女周莉的心中抱負。1997年1月,周莉學成歸家,但她很快發現,從學校學到的書本知識,要轉化成為老百姓療傷治病的能力,還需要有一段時間的磨礪,于是,從1997年初起,周莉便跟著當地的老赤腳醫生王道榮拜師學藝。那些年,跟著師傅走村串寨,王道榮對這個弟子十分滿意。

除了學到師傅一手精湛的醫術,對村里面的情況,上坡下坎的,誰家病人啥情況,也都在周莉的腦海中。當學徒的日子,師傅也是本地人,小病小災治好了也不收錢,日子過得格外清苦,周莉的心不是沒有動搖過,但想著家鄉父老在病痛時,也能有個“醫靠”,她的心又平靜了下來。

談起那些年隨師傅坐診、出診的記憶,周莉如數家珍?!暗谝淮巫\,是一個大叔背著他母親來的,老人家干活傷了腳踝,腫得很大,行動不便。師傅用碎掉的瓷碗片,在隆起的腳踝上扎了好幾個孔,再用一根很大的注射器,將瘀血抽出來,噴點白酒消毒,再撒上草藥粉……”

一會兒幫師傅遞白酒,一會兒幫忙取注射器,取藥、敷藥,一套流程下來,周莉上手很快,從剛開始的手忙腳亂,到后來的得心應手,周莉在花季少女時代當學徒,給老師傅打下手,日子雖清苦,卻練得一身本領。

“健健康康是福氣,為家鄉父老治病防病,讓大家都能平平安安,是我一輩子的心愿?!敝芾蛞苍谧詈玫哪昙o,跟隨師傅的兒子,自己的師兄王建軍因為共同的心愿,走到了一起……夫妻倆二十年如一日,扎根深溪,立足深溪,守護深溪。

成為村民健康的“守護神”

深溪村是典型的“留守村”,村中除了過年過節,基本上只有婦孺老幼,年輕人都在外打拼,周莉成了留在家的年輕人。

這些年路修好了,年輕人繼續在外打拼,村里老人反而與外界的聯系更少了,老人們也都開始聚集在村衛生室閑聊,周莉也就成為了村中老人與外界聯系的“橋梁”……

2004年,周莉正式接手師傅的工作,成為了永和村(時為大村,下轄現黎家坪、中宅、深溪、小江4個行政村)的村衛生室醫生,也正式在深溪這片土地上扎根發芽。

“那時村里面缺醫少藥,有的時候村民務農時受傷,沒有酒精消毒,都是用白酒?!敝芾蚧貞浀?。

缺少專業的藥品,周莉便向大山問藥,憑著跟師傅學來的技藝,周莉時常到山上尋找一些常見的草藥。有時外出學習,也會帶一些蘆薈、芍藥什么的到家里種著。周莉指著院子里的蘆薈說:“這顆蘆薈醫治了至少10個燙傷病人,好幾個連疤都沒有留下,關鍵時刻,是真的有用?!?/p>

后來村里面的情況逐漸好轉,至少在常見藥品上可以保證了,但周莉為了村民經濟負擔和身體健康考慮,也是多用便宜的中成藥,更多地用一些自己在山上采摘的中草藥。

2007年,村里的衛生室通上了電話,周莉自己也買了一部手機,兩塊電池。從買完手機開始,她隨時是保持開機的狀態,通訊錄里,大部分存的是在外務工的年輕人的號碼。年輕人每年出去的時候,也總會告訴家里人,有事就到周醫生那點,麻煩周醫生打個電話給自己。

有一次凌晨三點,同村的一個婆婆著急忙慌跑到周莉家,由于緊張,已經快說不出話來。周莉迅速起床,安撫了老人的情緒后,來人張口:“醫生、醫生、我孫女死了,我孫女死了?!敝芾蛞矅槈牧?,急忙穿上衣服趕往婆婆家,在路上,了解到了孩子白天一直在拉肚子。到她家時,孩子已經失去意識,孩子的爺爺已經把他放在了地上。周莉上手一看,立馬診斷出孩子是拉肚嚴重,脫水引起的驚厥抽搐過度暫時失去意識。周莉將孩子抱到板凳上,讓老婆婆沖來了一碗淡鹽水,手上掐著人中,口含鹽水噴在孩子臉上,孩子才逐漸醒來,周莉又喂了孩子一些淡鹽水,孩子這才開口叫了一聲“奶奶”。周莉當即背著孩子,叫上孩子的爺爺,一同去了條件較好的余慶縣龍溪鎮中心衛生院。時值隆冬,出發的時候就開始下起了雪,但周莉望著爺爺懇求的眼神,知道此時此刻,自己就是這群婦孺老幼的“家長”!在龍溪醫院處理好,孩子病情穩定,已是第二天早上八九點鐘了,凌晨的大雪已經封路,回去的車只能到山腳。周莉又背著年幼的孩子,帶著孩子的爺爺,走在了回家的山路上。

每當回憶起這些往事,周莉總是開玩笑說:“當時也就是自己年輕,這些年有車了,情況也好多了?!彼偙硎咀约菏沁@片土地的女兒,但又做著家長應該做的事,她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家長?還是女兒?

字里行間總是情

日子一天天變好,到鎮里面的路好走了,家家戶戶通了車。周莉的村衛生室,似乎在變得不太重要,但周莉隨手記“手賬”的習慣沒有變,她的筆記本上,一是記著外出務工的年輕人的號碼,二是記著村里的慢性病來人居住地圖,三是記著每次出診的記錄。

周莉表示,隨著大家的生活逐漸變好,老人們的身體容易患上各種慢性病,例如高血壓和糖尿病。有的小孩子留守在家,被爺爺奶奶溺愛,總是零食管飽,嚴重的,已經開始厭食。

2013年7月,周莉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從那時起,師傅的叮囑響在耳邊,她時刻以共產黨員的標準要求自己。2015年又到吉首大學臨床醫學專業進修,漸漸地,自身的素質也提了上來。

談起在吉首大學進修學到的小兒推拿,她講了一樁關于“方便面”的趣事:“一個七八歲面黃肌瘦的小男孩,天天只吃零食不吃飯,奶奶帶過來時,整個人沒有什么精氣神。周莉給他做了小兒推拿,調理了三四次,孩子出現了明顯的好轉。他奶奶提了兩桶方便面感謝我,說這兩天,孩子終于開始吃飯了?!?/p>

翻開泛黃的筆記本,里面記錄了一次特別的出診記錄?!皶r間:2015年5月8日,地點:家中,病人姓名:何永仙,診斷:突發腦出血,出血量較小,有癱瘓可能……”

何永仙是周莉的婆婆,平日里在家里為兒子媳婦操持家務,好讓周莉騰出手來守護村民的健康。這次婆婆病倒了,從醫院回來后癱瘓在床大半年。這大半年里,周莉每天早上幫婆婆護理完,做一次全身按摩,再去衛生室上班,兩邊兼顧,身上的擔子更重了。

在婆婆后續的“隨診記錄”上,周莉記錄下了她每天用溫水擦拭身體,做一次全身按摩,刺激穴位查看反應……”在周莉的精心照料下,癱瘓了大半年的何永仙勉強可以下床,現在康復得很好,生活已經基本可以自理。

日子久了,村民們都知道,周醫生的“手賬”里,記著深溪村村民的健康狀況,也記錄著時代的變遷,歲月的痕跡。

編輯:向娟


少妇扒开双腿自慰出白浆18禁,无码视频网址,人妻在线中出,无码少妇诱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