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商機,共發展,贏未來

報告文學|歐陽黔森:高原醒了之“石阡任家寨村”

2023-12-15 09:13:05

高原醒了(節選)

歐陽黔森


作者簡介

640.jpg

歐陽黔森,一級編劇,二級教授、貴州省核心專家、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博士生導師?,F任貴州省文聯主席、貴州省作家協會主席、貴州文學院院長,中國作協主席團委員;第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屆全國人大代表;有長篇小說《雄關漫道》《非愛時間》《絕地逢生》《奢香夫人》《莫道君行早》等;《白多黑少》《莽昆侖》《水的眼淚》《枕夢山河》《歐陽黔森短篇小說集》《江山如此多嬌》等中短篇小說、散文、詩歌十余部。編劇并任總制片人的電視連續劇有《雄關漫道》《絕地逢生》《奢香夫人》《二十四道拐》《星火云霧街》《偉大的轉折》《花繁葉茂》;電影《云下的日子》《幸存日》《極度危機》等十二部;曾獲得魯迅文學獎,四次全國“五個一工程獎”、三次全國電視“金鷹獎”、四次全國電視“飛天獎”、二次全軍“金星獎”、三次國家廣電總局優秀劇本獎,以及省政府文藝獎一等獎等,中宣部“全國名家暨四個一批人才”“全國中青年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稱號。

編者按:

今年2月,貴州省文聯主席、貴州省作家協會主席、貴州文學院院長歐陽黔森在石阡大沙壩鄉任家寨村等地調研鄉村振興后,撰寫了鄉村振興題材報告文學《高原醒了》,《中國作家》(紀實版)2023年第11期頭條隆重推出。其中,“石阡大沙壩鄉任家寨村”部分,宣傳和推介了任家寨村“六共機制”、村集體經濟、產業發展及鄉村振興?,F選登“石阡大沙壩鄉任家寨村”部分,以饗讀者。

640 (1).jpg


石阡縣任家寨村位于大沙壩鄉西北部,距集鎮十公里,距石阡縣城二十公里,全村轄八個村民組二百八十六戶一千一百零二人,其中建檔立卡戶七十四戶二百八十二人,已實現全部脫貧。該村長期存在“好山好水好田壩、窮人窮村窮產業”的矛盾面貌,長期存在著思想觀念落后的狀況。這些年,任家寨村全力攻克深度貧困堡壘,探索“組織共建、決策共商、優勢共揚、全民共股、社會共治、成果共享”為主要內容的“六共”機制,持續推進“村社合—”,為有效解決“村級組織薄弱,村級集體經濟發展困難和村、社‘兩張皮’”問題,推動產業提質增效,壯大村集體資產,提高村集體帶動群眾致富能力,闖出一條富有特色的鄉村振興之路,實現了從無到有,從有爭強的局面,村級集體經濟資產從二○一六年的零收入蝶變到二○二二年三千二百八十余萬元的收入。

到達任家寨村口時,遠遠就看見村支書彭俊站在村口,他手上拿著幾瓶水,見我下車后,他走上前遞給我一瓶說,主席,請你嘗嘗我們村的礦泉水,味道很不錯。

歐陽黔森在石阡任家寨村采訪.jpg

歐陽黔森在石阡任家寨村采訪

正好我有些口渴,我說,好,我嘗嘗你們村的水,是不是在“王婆賣瓜”。

說這個話我是有底氣的,以前我還是地質隊員的時候,每天就在高山峽谷中行走,餓了,就摘幾顆野果子吃,渴了,找一眼山泉一條小溪,毫不夸張地說,當年我喝過的那些山泉和地下水,絕對不會比今天市面上的任何一款礦泉水水質差。

我擰開瓶蓋,咕嘟咕嘟地喝下大半瓶水,扭頭對彭支書說,不錯,你們村的水口感很好。

彭支書說,最關鍵一點是,不管雨下得多大,也不管是什么季節,我們村的礦泉水,清澈度和出水量的大小都不受影響,我們統計過,每天的出水量達到了兩百八十八噸,每天可以灌裝上萬瓶水。

我們一邊向村里走去,彭支書一邊向我介紹著礦泉水的情況,當時鉆出礦泉水后,村里馬上就將水樣報送省市相關部門進行檢驗,經省水樣檢測中心進行一百零九項指標檢測顯示,結果各項指標均達到優質礦泉水標準,還是富鍶性天然礦泉水。

祖祖輩輩生活在任家寨村的人都沒有想到,在這地下居然會有這么大一筆財富,這筆財富就是地下礦泉水,它的發現也很有些機緣巧合,就在二○一六年四月,貴州省地礦局一○三地質隊在這個村做地勘資料,取樣時在曹家園組地下二百七十米深的地方,鉆出了大量的地下礦泉水。有了資源就要利用好這一資源,在鄉人民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由村支兩委及監委會帶頭組織創辦了石阡縣大興源泉山泉水專業合作社;村支兩委身先士卒,先后貸款六十萬元用于大興源泉山泉水專業合作社的初期建設,同時發動鄉內孫家坪、余家寨村采取保底分紅的入股方式分別入股三十萬元。通過全民參與入股的形式進行,全村自籌入股資金一百八十四萬三千元,到十月運營前共計入股資金達到兩百一十四萬三千元。

自從二○一七年十月十六日水廠開始投產運營以來,提供二十六人直接就業,二○二○年加大水廠廠房面積,新增一條小瓶裝水生產線,年產值增加至兩千五百三十余萬元。從合作社成立以來,累計為村級集體經濟產業盈利四百二十萬余元,分紅資金三百七十萬余元。

看過了礦泉水廠,彭支書又帶著我來到他們村的八月瓜基地,我們站在一處山頭上,向下望去,全是一排排的種植區,綠意盎然,稍近一點還能看見剛剛長出來的小果子。

彭支書介紹說,這里就是我們村的八月瓜基地,一共占地一千八百余畝,里面有觀光區、采摘區、苗木繁育區、技術研究試驗區,另外還有高標準稻田區、蜂糖李種植區和紅心蜜柚種植區。從基地使用傳統的耕作方式和農家肥等有機肥,到如何控制水源以及土壤中的有害雜質含量,再到實行科學技術化管理,合理種植,剪枝和蔬果等等。彭支書身材魁梧,一張黝黑的國字臉顯得有些憨厚,給人的第一感覺是不善言辭的,可是,他一開口介紹起任家寨村,那真是如數家珍,口若懸河,仿佛換了一個人似的。

據介紹,從二○二○年九月至二○二二年十二月,銅仁市科學技術局通過項目實施,在合作社基地試驗區開展《八月瓜植物病蟲害綠色防控關鍵技術研究與推廣》項目研究。二○二二年初,在東莞市東西項目資金幫扶下,團山大田二十畝八月瓜基地試驗滴灌項目,這樣,既保障八月瓜品質,又保障了數量。二○二二年五月,縣農業農村局又通過技術培訓,開展推廣八月瓜和大豆混種技術研究。到今天,八月瓜基地種植的有八月瓜六百五十畝、青脆李一百八十余畝、紅肉蜜柚一百四十余畝等精品水果。三年以來,八月瓜實現產量六十七萬斤,實現產值一千三百四十萬元。

彭支書接著說,基地堅持“以黨員帶動基地、以基地推動產業”的發展戰略,努力營造“市場牽龍頭、龍頭連基地、基地帶農戶”的龍頭型產業體系,采取多種有效措施,擴建地、連農戶、重產銷、促發展,充分調動農民種植積極性。

樓上古寨.jpg

樓上古寨

我打斷彭支書說,我想看看你的八月瓜深加工工廠。

他指著不遠的地方說,就在那里,我們這就去。一邊走,他一邊介紹說,借助村“兩委”組織、政策、資源等優勢,采取開展技能培訓、編制申報項目,幫助吸納資金進入合作社等方式,為合作社發展做好人力支撐、土地流轉、市場拓展等服務,并幫助成立“婦女互助隊”,合作社流轉土地一千八百余畝,解決了在冊勞動力一百三十余人就業難題。專業合作社充分發揮市場營銷、企業管理、生產技術等優勢,通過整合人力、資金、土地等生產要素,謀劃推動企業發展,同時加強與貴州輕工業研究所、貴州農業職業學院等單位技術合作,研發八月瓜精油、八月瓜果漿、八月瓜口紅、八月瓜唇膏等,提高產業附加值,積極延伸和拓展農業產業鏈,努力培養發展農業新產業、新生態。政府項目資金和村集體資金注入專業合作社,群眾以“股東”身份自覺參與產業發展,形成“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利益格局,有效破解村干部在產業發展中責任心不強等問題。組織引導農戶采取土地租金折價入股或現金入股方式參與,實現農民變“股東”,有效破解村民在產業發展中參與積極性不高等問題。該村兩個專業合作社共有一百四十九戶農戶參股,吸納群眾入股資金三百二十萬元,持股三千二百股。

參觀完村里的八月瓜深加工廠生產線后,我們在八月瓜成品展示區坐了下來,品嘗了他們的八月瓜果醬。這種果醬保留了八月瓜原生的味道,這種味道一入口,即滿口芳香,讓我的味蕾回到了久遠的兒童時期,那個時候,山溝溝里、山坡坡上,都有野生的八月瓜,一到九月,我們即漫山遍野去尋找八月瓜,采摘回家。有一句童謠至今沒有忘記:“八月瓜,九月炸,十月生娃娃?!?/p>

這是八月瓜的屬性,說的是八月瓜在九月的時候就成熟了,包裹著果實的皮就裂開了,露出了乳白色的果瓤,十月份的時候,果瓤就自然掉落了。

八月瓜鮮果的果瓤芳香彌漫,入口即化,可是它的子比石榴子還多,說白了,就是子多肉少,很影響口感。不過,它的芳香彌補了這一缺陷。像這種去掉子的果瓤,吃起來確實令人爽口沁心。

我說,八月瓜鮮果能賣多少錢?

他說,批發價十五元一斤。

我說,我偶爾在貴陽的農貿市場買到過八月瓜的鮮果,大約二十元一斤,你們的批發價還不低呢。

他說,八月瓜成熟后,鮮果因為有炸裂的現象,采摘后最多能保存半個月。

我點點頭說,這八月瓜不炸裂,還吃不得,苦澀,只有炸裂了,吃起來才滿口的香味。

他說,這正是八月瓜的缺點,不到這個短短的季節,誰也吃不上。

我說,對,它不像蘋果、草莓、香蕉,隨時可以吃到,最好的東西就是這樣,它的芳香能讓你欲罷不能,卻轉瞬即逝。

他舉了舉手里的果醬瓶說,這個東西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它原汁原味,零添加,采取急速冷凍的辦法,可以持續半年,保持它的鮮味。就是有點貴,四十五元一瓶。

我一邊品嘗著八月瓜果醬一邊說,現在的蘋果醬、草莓醬,一瓶也是幾十元,要我來選擇,我一定選擇的是八月瓜果醬,四十五真不貴。就是要做好宣傳和推廣,我相信,只要有人吃過,就不會忘記這樣的味道。只要有,他就會購買。

他說,我們現在還不敢大力宣傳和推廣,我們的果醬基本上供不應求,一旦有人下大單,我們還真不敢接,信譽第一啊。

我說,那就擴大生產啊。

他說,我們八月瓜種植基地的產量就這么多,已經飽和了,要擴大種植基地,就要流轉其他村鎮的土地,有難度。

我說,市場需求決定一切,這有什么難度?難的是產品不好,賣不出去,既然賣得出去,就可以大力推廣嘛?,F在不是在鄉村振興局的協調下,銀行有惠農的產業貸嘛。

他點了點頭說,是的,下一步我們有這樣的打算。

仙人街玻璃棧道.jpg

仙人街玻璃棧道

我說,你們掙了錢,是怎么分配的?我記得萬山區敖寨鄉的中華山村合作社的分配是“六二二模式”,對這種模式的報道,還上了《人民日報》的頭版,標題叫《成了合伙人,幸福來敲門》。你看過沒有?

他說,前幾年我看過這篇報道,中華山村的“六二二”模式,即是年底純利潤的百分之六十用于貧困對象,百分之二十用于村集體積累,百分之二十用于管理人員的獎勵。他們的這種模式適合于脫貧攻堅期間,現在是鄉村振興階段了,我們的“二四二二”分紅模式更加合理,即百分之四十作為滾動發展資金,百分之二十按全村現有人口進行分紅,百分之二十為管理人員的報酬,百分之二十脫貧戶再次分紅。加大滾動資金的發展,有利于企業的市場競爭能力。

時間過得很快,一晃就三個多小時過去了,也許是八月瓜的香甜,讓我的大腦忙于回味兒時的記憶,與他交談了這么久,卻忘記了我在采訪中慣常的“四問”,看看時間不早了,我趕緊問他,你們村的人均收入達到了多少?

他說,去年,我們村的人均收入是一萬五千八百元。

聽他這么說,我一臉的詫異,今天在我眼見為實的采訪中,從所獲得的信息來看,應該是能超過了兩萬元的。有了這樣的判斷,我猜想原來他們的貧困程度一定很深。我趕緊問,你們村脫貧摘帽之前是多少收入?我這樣問,是想得到是脫貧前和脫貧后,數字上的巨大差異。

聚鳳鄉高坪茶場.jpg

聚鳳鄉高坪茶場

他說,我們村不是貧困村。

我一下子愣住了,不是貧困村?再次得到明確答復后,我自嘲了一句,原來我來到了不是貧困村的村莊。

他說,我們雖然不是貧困村,當年也不富裕,我們這里是“好山好水好田壩”,歷來劃定貧困村的人均收入紅線,我們村的人均收入都超過那么一點點??墒?,相對于富裕村來說,我們還是“窮人窮村窮產業”?,F在好了,我們有了自己的村集體產業,人均收入才逐年大幅度地提高,到了現在的一萬五千八百元。

我說,原來到底是多少呢?

他說,我們村沒有辦企業之前,人均收入一直在七八千左右。

我點點頭說,如果一直保持在七八千的人均收入水平,你們當然成不了貧困村。說老實話,你們村當初是不是做夢都想成為貧困村?貧困村的扶持力度大呀!

說完,我一直笑嘻嘻地盯著他看,看他怎樣回答我的問題。我為什么是笑嘻嘻的呢?其實這有點故意開玩笑的意味。因為關于有一個貧困村的故事流傳很廣,頗具諷刺意義。說的是以前有一個村莊,原來是貧困村,后來不是貧困村了,村里工作還不知道怎樣干了,往后退吧,不行,往前走吧,太難。于是村班子開了一個諸葛亮會,得到的結果是要想再往上提高人均收入,不是太難,幾乎是不可能的。這幾年好不容易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這人均收入提高到超過貧困村的紅線,這一下好了,不是貧困村了,咋個辦?于是大家商量決定,由村主任帶隊去上下游說。不久,村主任高高興興地帶回來了立功喜報,他在村群眾大會上宣布,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我們又是貧困村了!這個故事流傳開來,傳開了,故事就會有演繹,演繹到了鄉鎮甚至縣區,最后成了縣長在干部大會上宣稱,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我們又成了貧困縣了!有了這樣的故事,我便有了開玩笑問他的緣由。

他說,想?怎么沒想過?這個想根本解決不了問題。自從精準扶貧以來,來不得半點虛假,我們就是想成貧困村也成不了嘛!說實話,我們看到一些貧困村,這些年噌噌地就上去了,發展得比我們還好,收入比我們還高,我們不是貧困村的村,實事求是地說,壓力還真是大啊!

他說的這種情況,確實存在,有些沒有被劃定為貧困村的村,其人均收入也只是超過了貧困的紅線,有些只是高于臨界點上,有一些略高于貧困紅線,這樣的村就不能享受貧困村一系列的脫貧措施,因而原來的貧困村經過脫貧攻堅,其收入超過原來不是貧困村的人均收入,是客觀存在的。

這樣的事實存在,確實是一個存在的問題,不過,這樣的問題,在鄉村振興戰略實施中,可以迎刃而解。有一句話,我們必須弄通做實——推動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工作上臺階、見實效。這句話不難理解,確保脫貧攻堅成果是底線,拓展和銜接鄉村振興戰略才是重中之重。鄉村振興戰略不僅僅是只針對脫貧村,而是事關所有鄉村的振興,而鄉村能夠振興的關鍵,是上臺階、見實效。這正是民族要復興,鄉村必振興。這就意味著你原來是不是貧困村已不要緊,要緊的是在鄉村振興戰略中,大家都處于同一條起跑線上。

任家寨村八月瓜特色產業我拍了拍彭支書的肩膀說,不要壓力大嘛,你們這里好山好水好壩子的,從來都不是貧困村,這多好啊。原來的每一個貧困村,原本也不愿成為貧困村,都是自然條件所限,你要相信以前這些貧困村肯定都羨慕你們村的。

彭支書點了點頭說,我們村的自然條件是要好一些,那些山多地少的村,祖祖輩輩都是羨慕我們的?,F在啊,我們有好多地方還要羨慕他們呢。

我說,這不是都好了嗎?有了這個互相羨慕,多好啊!有互相羨慕的,說明了什么?說明都過上了好日子嘛。這不是都說了嘛,我們貴州撕掉了千百年來絕對貧困的標簽嘛!你是支書,你應該比我還了解,實事求是地說,有很多原來的貧困村,即使現在脫貧了,其人均收入還是低于你們村的。當然了,也有很多原來的貧困村,現在遠遠高于你們村的人均收入。

他笑了笑說,這個我當然知道。

……

 ——原載《中國作家》(紀實版)2023年第11期

編輯:向娟


少妇扒开双腿自慰出白浆18禁,无码视频网址,人妻在线中出,无码少妇诱惑视频